1. <nobr id="hbfjv"></nobr>
      <nobr id="hbfjv"><td id="hbfjv"></td></nobr>

        1. 傳承千年,香古溢今 

          26.jpg

          春秋時期,宋襄公欲為盟主,修行仁義,令大夫正考父整理殷商時期當地頌祖樂歌,寫成《商頌》(見〈史記?宋世家〉)。孔子編纂《詩經》時,收錄了《商頌?烈祖》篇,其中記載:“既載清酤,賚我思成”。“酤”為古代稀薄之酒,說明此地殷商時期不但有酒,而且有了以酒祭祖祈福的習俗。春秋時期,魯桓公十五年(公元前六九七年),宋、魯、陳、衛各國國君曾于淮北濉溪近郊歃血飲酒,結為盟國。楚莊王六年(公元前六○八年),莊王率兵攻克宋國國都相城(今淮北市政府所在地),發現宮庭中“廚有臭肉,樽有敗酒”。莊王舉酒欲飲,將軍子重連忙勸道:“廚肉臭而不可食,樽酒敗而不可飲!”身為國君的楚莊王,對此敗酒如此垂涎,表明此酒必為佳品。 

          戰國末期思想家韓非子曾來此周游,著有《宋人酤酒》篇:記載著最早售酒的酒店情景:酒旗高懸,迎風招展,酒香四溢;賣酒者招徠顧客,熱情周到,購酒童叟懷錢提壺,往返不絕。可見,當時此地飲酒已很普遍。 

          漢建武二十年(公元四四年)設沛國于相城,頒布“酒榷”,對酒實行專賣政策,壟斷經銷,以獲酒利。足見當時淮北的釀酒業已相當可觀。考古發現,當時已經用酒陪葬。1984年11月,在今濉溪東蔡里荒冢中,發掘一個四耳盤口壺,經專家鑒定,為東漢時期所造,其內有酒,色碧綠,香撲鼻。 

          魏晉時,“竹林七賢”之首的嵇康和“七賢”之一的劉伶,都生于濉溪古臨渙鎮,酷愛飲酒,常喝得酩酊大醉而后快。劉伶在《酒德頌》中寫道:“捧罌承糟,銜杯醪,奮鬢箕踞,枕曲藉糟,無憂無慮,其樂陶陶”。稽康在《秋胡行》中有“旨酒盈樽,莫與交歡”的詩句。至今此地酒店仍有書寫“嵇康問道誰家好,劉伶答曰此處高”的對聯。 

          唐代詩人白居易,青年時代多半住在古符離(濉溪南 15公里)攻讀詩文。閑暇之時,常攜學友劉五、賈握中等游玩,或泛舟濉水,或游寺登山,詩酒盤桓,與淮北濉溪山水結下了不解之緣,留下了不少美妙詩句。他在題贈學友的一首詩中寫到了濉溪酒和濉溪魚:“濉水清憐紅鯉肥,相扶醉踏落花歸”。 

          1999年5月,在泗永公路改造工程的過程中,沉寂了近一四○○年的隋朝開鑿的大運河碼頭遺址被發現,被考古界評為二○○○年中國十大發現之一,通過考古專家對古運河遺址的發掘,大批唐代沉船、宋代古建筑碼頭及大量的精美陶瓷酒具等文化遺物被發現(地址現濉溪縣柳孜鄉),展現了隋唐大運河當年的漕運盛況,當時濉溪酒通過運河運往各地銷售,充分證明了當時酒文化在人民生活中的體現。

          25.jpg

          宋時期,淮北釀酒更上一層樓。據古碑記載,在淮北的濉溪和柳孜專設稅官,征收鹽酒稅。宋元豐三年(公元一○三一年)文學家蘇軾任徐州太守期間,曾游濉溪山水,他在《南鄉子·宿州上元》詞中寫道:“千騎試春游,小雨如酥落便收,能使江東歸老客;遲留,白酒無聲滑瀉油”。 

          在金兵南進、南宋偏安的一段時間里,由于兵連禍結,戰亂頻仍,濉溪釀酒業受到摧殘,此時,濉溪酒多在符離庫存、中轉,通過睢陽古道銷往南方諸地。周密《齊東野語》中記載,宋隆興元年(公元一一六三年),淮東招撫使李顯忠、副使邵宏淵率兵攻克符離,發現府庫中有不少金、銀、錢、糧、絹,并且有酒三庫。開禧二年(公元一二○六年),官方在淮北渠溝(淮北市南2公里)設酒稅官。元統一中國后,淮北釀酒業又日益興旺起來。至正三年(公元一三四三年)在渠溝設立“酒監”以課酒稅。 

          明萬歷年間,濉溪日漸繁華,釀酒作坊已有10余家,翰林戴國士曾游濉溪,夜泊濉水,飲酒賦詩,寫下了“橘徠疑楚澤,沽酒讀離騷”的優美詩篇。相山隱士任柔節曾以“隔壁千家醉,開壇十里香”的詩句贊美濉溪酒。從此,一些騷人墨客、遷客游子、達官巨賈,常會集于此,宴樂于佳釀旨酒之中,吟詠出不少美妙詩句:“名弛冀北三千里,味占江南第一家。”“能添壯士英雄膽,善助詩人錦繡長。”明末清初,濉溪釀造作坊已發展到20余家。 

          從清順治元年(公元一六四四年)起,濉溪于每年正月十五和十月初一舉行“鄉飲酒禮”。赴會人員多為地方官員及鄉里縉紳和各酒坊主。他們首先到各酒坊道賀,然后分別品嘗酒坊主帶來的美酒,直率評議,鑒別優劣。“鄉飲酒禮”一年兩度,遂成鄉規。這可能是最早的評酒方法了,歷史上還留下了“府離今昔酒,閑閣不須還”的贊美詩句。 

          康熙、乾隆年間,濉溪市面更為繁榮,每年農歷三月十八的相山廟會,一些來自外地的香客商人,為了品嘗濉溪名酒,多投宿于濉溪。迄今,還流傳“相山的廟會,濉溪的買賣”的說法。乾隆二十四年(1759年),乾隆下江南,曾路過相城,聽聞此地盛產美酒,嘗飲口子美酒之后,御筆親題“惠我南黎”四字,交與兩江巡撫高晉立碑刻于相山顯通寺,后又轉交宿州牧張開士辦理。乾隆一行人曾在相山廟樓上飲酒賞雪,耳聞目睹酒鄉聲勢與飲酒習俗后,揮筆留下“雪霽岡巒人倚玉,歲逢蕭鼓戶飛觥”的詩句。乾隆御賜“惠我南黎”的匾額現懸于相山廟。 

          光緒三十年(公元一九○四年),津浦鐵路通車,為濉溪酒外銷創造了有利條件,濉溪釀酒業得到迅速發展,很快就出現了72家酒坊爭雄的局面。當地流行著這樣的民謠:“團城七十二,居中盡得法,千甕皆上品,甘美泉水佳”。由于產量的增加,內銷已達“飽和”,各酒坊老板紛紛到外地尋覓門路,建立銷售點和中轉站,由于所產之酒品質優良,北銷平津濟,南售京滬杭。 

          民國37年底,濉溪解放。1949年5月18日,人民政府贖買了私人釀酒作坊“小同聚”等酒坊,創立了“國營濉溪人民酒廠”。1950年,國家對釀酒實行專釀專賣政策,私人釀酒作坊“廣益”“允成”“福泉”“春和園”“德源興”“仁源”等并入“國營濉溪人民酒廠”。從此濉溪酒的生產獲得新生。

          天天久久综合色